冯恩昌: 我与九山的散文情

沂山西麓的九山镇,山青水秀,风景佳丽,是仙境幽雅的好地方。我从上世纪70年代初,因在县委报道组工作,便经常来这里观光。由于爱好文学创作,每次前来,都因触景生情,为其写诗或散文。有《游走黑松林》《彦士大叔》《黑松林的蓝月亮》《夏日山水赋》《秋游神牛谷》《风情牛寨游》《薰衣草小镇风情》等十几篇。最近,新出版的《党旗指引九山红》一书,诗友老宋赠我两本,读后深受启发,故写这篇回忆文章,以表喜悦之情。

那是1975年10月初,我陪同《大众日报》文艺部,由文艺部主任于阳春带领的采访组,去九山驻了大约三天。记得还有文艺部副主任刘逢进,农民诗人陈作诗,县委报道组的宋德昌。在于阳春主任主持下,重点写了《九山散记》的纪实散文,实地观察采访了全国造林模范宋法君的事迹,淌水崖水库的建设情况,召开过多次座谈会,精心研究了写作方案,由宋德昌同志执笔写出初稿,经两个主任修改,作为《大众日报》副刊的版面头条登载,外加我写的《农民诗人陈作诗》,还有九山的特产简介等小文,组成一个整版,同读者见面了,反响强烈,效果很好。那年代兴集体书名,作者写上了“林渠”二字。《大众日报》文艺部主任,亲自深入沂蒙山区九山组写稿件,宣传我县山区典型,实属首例。县委、公社领导非常满意,我个人和报道组的同志,感到欣慰和荣耀。

我为九山写的重点文章,还有一篇《彦士大叔》,我由山东画报社出版《山水临朐游记》一书时,把题目换成了《沂蒙好汉》,原来为什么叫《彦士大叔》,因我们俩是一个村的人,又是邻家,见面就叫大叔。修淌水崖水库时,我在县里负责新闻工作,多次去采访报道,同他座谈,还陪新华社、大众日报、工人日报、农民日报等的摄影记者,拍了很多幅高质量的照片。我写的《黑松林的蓝月亮》,名字就是一幅照片的名字。2015年8月,县里重新宣传淌水崖这个典型,提出“建设临朐,我的责任”的口号,当时我虽已退休,但还经常写作,还比较熟悉彦士大叔建水库期间的故事,为建水库忘记儿子结婚赴喜宴,几十次路过家门而不入,带头不转家属户口等。尤其是建水库之前阶段,当时的县委副书记王兆明,让我陪同赶到现在水库大坝下的河滩,吃了一顿晚饭,同彦士大叔商讨了建水库的设想,看来现在的闻名世界的石拱大坝水库,就来自那次美梦般的夜谈。我以临朐宣传部老干部的身份,连续7天挥笔奋战,终于写成这篇纪实散文,临朐新闻报首先登载,后又选进了县、镇出版的书籍,在宣传淌水崖这个典型中,起到了一定宣传鼓舞作用。

2017年,九山原来荒凉贫困的牛寨村,由穷变富,成了“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”、“中国最美休闲村”“山东旅游特色村”,我参加县文联组织的采风活动,为其写了散文《风情牛寨游》,还赠送给村图书馆十几本个人出版书籍。后来,九山镇建成一处薰衣草风景区,我去参观采访后,写出了散文《薰衣草小镇风情》,被《风筝都》杂志登载后,又编进我出版的《绿水青山新韵》一书,对宣传九山,也产生了很好的效果。

九山这片绚丽美姿的山水,是我们值得骄傲的沂蒙家乡。我的老家虽属冶源境域,却同九山紧密相连,同是临朐县境。故,我深深热爱九山,眷恋故乡,我是一个沂山养育的汉子,我有着文学创好,应当撰写故乡的山山水水,抒发诗意豪情,为其写书立传,流传子孙后代。啊,九山,你是临朐美丽的画卷,永远展现着青春风采。

冯恩昌,1937年生于山东临朐。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联主席,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、山东散文学会理事、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常务理事,全国田园派著名诗人、作家,“农家小院派”代表,被誉为东方诗神。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,曾获亚太地区民间文艺最高奖“金飞鹰奖”终身成就荣誉称号,被评为世界文化名人、国家一级艺术家称号,冯惟敏传说传承人,已出版文学专著23部,《糖葫芦》《故乡蝉歌》,选入全国全日制中学阅读课本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